uni_噼里啪啦小哥哥嗨

瞎写写,中二病,纯自己爽,想到什么写什么,我爱瑞金

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是错误的
在这个还很和平的年代人类应该爱人类

噩耗1

我清楚的记得他说过他要唱歌唱到人类评价他“哇这个人一直没有变化诶,好奇怪”的时候
我每天都会听他唱歌,看他的推特,看他的油管,会去听他的演唱会,每天像正常的粉丝一样守着他的主页等他发曲子,发视频和推特
今天不一样
他发了一条重要通知
他因为过度工作猝死
窒息感在脑子里炸开,我翻着评论想寻找他恶作剧的线索,失败让我异常的焦急
突然炸开的消息群让我明白,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把自己藏起来了,他不再唱歌也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出现了

他的手总是被同行的战友吐槽不像拿兵器的手,皮肤白嫩,骨节分明,手指纤长像个小姑娘,他总会打个哈哈
应付过去

这个时候我就会在心里得意一下,他的手不光看起来像小姑娘的手,牵起来也像

轻轻勾起,他的温度就如同他的笑容一样会感染人一般从接触的地方传来,染上我的指尖,软软的让人想把它整个包起来,他总会调皮的把手指从我的指缝中穿过和我十指相扣

因为职业的特殊性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只见过他拿着刀和枪的样子,手背上的青筋微起又充满力量,也只有很少的人才见识过他坐在钢琴前或抱着吉他演奏如他一般温柔的曲子,惹的一些心思细腻的人心里涌上落泪的冲动

他也确实值得人们为他心痛落泪

我爱你,我也爱你

我们会接吻
我们会在夜晚,院子里的樱花树下接吻
可能唇齿间还有刚刚负伤留下的血腥味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你喜欢的院子,你喜欢的月光,你喜欢的樱花树和喜欢你的我
我们会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也会十指相扣说很多话
“今晚月色真美”
我回头看你,发现你也正在看我,红色的双眸在月光下显得灵动而又温柔
你弯了弯眉眼
“是的”
你很幸福

家人

“您现在对您的父母和宗族还有留恋么?”他对面的人如此问道
这实在是一个无礼的问题,我这么认为
他放下刚给高脚杯倒入红酒的酒瓶,表面上没有一丝反感的样子,笑了笑没有说话,退后一步站在教皇的身后,侍从的样子
我坐的离他不远,微微侧头就能看见他,但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很礼貌的微低头,表情完全藏在垂下的发丝里面
教皇顿了顿切割牛排的双手,连这位大人都没想到,这场“宴会”会有人问他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对那个人露出危险的表情,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角色
因为不能露馅,所以我开始走神想起以前我们一起行动的时候的事情,有关于他的事情
父母对于孩子就像一个靠山,在他还没怎么见识过世界的时候他就失去了除弟弟以外的全部靠山,经历了凄惨的摸爬滚打成为了别人的靠山,那有谁成为了他的靠山了么?这是我们从没想过的问题
我承认我总是关注他,尽管他不记得被父母关爱时的感受但我清楚他是渴望的,他也会羡慕我们一些父母还健在的人,当他看讲述亲情的电视剧时也会含泪微笑,他从不会向别人说类似这样的情感,虽然他身边的人很多,但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他就一直是一个人了

自残

他把刀刃贴在左手手背的血管上,在心里深吸一口气,一边在刀柄上用力,一边划过皮肤
不疼的,不疼的,他催眠自己
第一刀他不敢用力,轻轻的划出一小道口子,仅仅是破皮的程度,又痒又痛的伤口迫使他用的力气越来越小
第二刀他沿着原来的口子又加了一些力气,争取这一刀可以见血,刀刃和皮肤之间的摩擦很酸涩,尖锐的疼痛使他的右手颤抖,他的眼睛也没有从刀刃和皮肤的交界处挪开
这点疼痛不算什么,他在心中念着
一刀又一刀的划过皮肤,直到血液顺着手背流下才停下,他叹了口气伸手拿过床头的绷带把伤口缠上,满意的看看缠着绷带的左手才拉下校服袖子
不可以被别人发现

醉酒

他不是很擅长喝酒,一杯就倒

他拿着盛了一些烧酒的小酒杯坐在自己的旁边,不用转过头去看他就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的

平常有些苍白的脸在此刻会染上一些绯红,显得整张脸粉粉的,眼神懒懒的,转个眼神都是慢悠悠的,时时刻刻撩拨着同桌人的心,他红色的眸子在此刻更像流淌的热血,温柔的光闪动着,平时稍稍用力瞪圆的眼睛这个时候也会微微眯起,像极了狐狸,不过他本来也是狐妖

喝醉的他不会像有些人一样吵吵闹闹,也不会像有些人趴在桌子上一睡不起,他会一只手撑着脑袋,歪着头看对面那个说话的人,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让别人盯着他不舍得移开目光

他的声音会有一些不一样,比较轻也比较低,速度也比平常更慢,拖着懒懒的调子,虽没有平常有活力,但是感觉充满了魅力

从来没做过这么难受的梦
梦里其实我是工作很特殊的一类人,有一只小时候是白色的白猫,毛茸茸的,抱起来暖暖的,不沉,不会咬我,也不会挠我,瞳孔什么颜色的我不太清楚,因为梦里我很少直面看他,我很忙,连坐下去抱他的时间都少,但我一低头就总能看见他缩成一团窝在我的脚边陪我,我抱他起来去看他的时候也不会很生气,会很委屈卖萌的样子向我撒撒娇,虽然我照顾他的时间很少,但我相信我把他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因为每次离开一个地方时我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
他长得很快,虽然我很少去喂他但并不影响他变得很大,长长软软的白毛变成短硬的灰毛,像老虎,我还是很爱他,尽管抱着有些费劲但我也会让他扑到我的身上,挠挠他的下巴,他很乖,乖到会保护自己不让我担心,也从来不会怪我多忙,实在想玩会找我的家人,直到我再一次抱他安慰他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睡了很久该准备上课了我立刻就醒了过来
我很难过,当我意识到我快要迟到的时候。但等我坐在教室里去怀念这一次梦,去怀念对我来说像刚过世的一只猫朋友的时候,我更难过了,而且我意识到我真的没有一只猫,我很想哭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养猫啊

哭泣

他几乎没有哭过,无论什么情况下他都没有放松过自己的神经,永远是以笑示人
但这次,他在流泪,没有皱眉,没有唇部的颤抖,没有抽噎的声音,仅仅是让泪水顺着他好看的面颊做自由落体运动,在一个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都发现不了的地方,孤独的,宛如雕像般的坐着,在流泪
心狠狠的揪了起来
他不应该这样克制自己的情绪,他应该更加自由的,像他爽朗的笑一样,放声大哭

梦想

獠牙刺破了皮肤,血液立刻就从伤口处涌了出来,遵从重力顺着手臂流下,染红了袖口
温热腥甜的味道从另一个人的口腔涌入自己的口腔,血液的涌入伴随着那个人的记忆在脑海中炸开,辛酸的感情从胸腔进攻到鼻子,再到眼睛,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
灵魂补满的同时也更加了解了眼前的这个人,自己终于可以站在他的身边了